第一章

法國南部,從聖克勞斯至意大利的國境海岸線,一直延伸至曼頓的東側。初夏季節,海邊經常滿是人群。尼斯的安格拉斯是很不錯的輕松的度假勝地,尤其是到了傍晚,道路上都是汽車和觀光巴士,更像是傍晚的巴黎。
我開著一輛我此刻正駕著一輛老式的阿斯頓馬丁DB5型車上了位置最高的格蘭寧根彎路,正好與海岸線平行,這條道路蜿蜒曲折高高淩空架在斷崖露石上,有時會貫穿經那些打通巖石塊的隧道。但這並不妨礙我欣賞美麗的海景及沿岸風光。
我身邊的副駕駛座位上坐著的是一位漂亮的年輕女子,她留著深棕色的披肩卷發,淺藍色的剪水雙瞳十分迷人,經常勾得我將目光從前方移到她的臉蛋上,她被我看得俏臉時紅時白,紅是因為微怒,白則是因為一路上驚險不斷。
“雷鳴,你能專心開車嗎?”,女子終於忍不住開了口,豐潤的紅唇吸引著我的目光。
“當然,賽琳娜,你怎麼會覺得我沒有專心開車呢?”我笑道。
“你這一路上看我的時間比看路的時間還要多,還敢說在專心開車?”名叫賽琳娜的女子叫到。
“噢,這可不能怪我…”,我嘿嘿笑道,“我剛剛派駐歐洲,也是第一次在生活中碰到你這樣迷人的歐洲女孩兒…”
“好吧…多謝你的贊美…”,賽琳娜緊緊抓住扶手,無奈道:“就算你不在乎我的安全,好歹也要珍惜一下自己吧…”
“如你所願…”,我笑道,又問道:“其實我一直在好奇,怎麼會派了你來給我做心理評估?”
“什麼叫怎麼是我?”,賽琳娜奇道,“我是國際認證的心理咨詢師,又是環球貿易公司的特約顧問,有什麼不可以?”
“其實我的意思是,你也知道,環球貿易公司的背景是什麼…”,我笑道,“我還以為會是中國人,至少是華裔…”
“你這是大國沙文主義啊…”賽琳娜不屑道,“已經是全球化時代了,你還在糾結我是不是華裔…”
“你說的對…我只是單純的好奇…”,我笑道,“在馬賽車站,你拉開車門的時候,我還以為你認錯車了…”
這個名叫賽琳娜的年輕女子是法國人,我昨天下午才和她第一次見面。國安局每個季度都會派心理咨詢師為駐外特勤進行心理評估,凡是評估不過關的,都會立刻召回國內修養或特訓。開始我也不太理解,後來經過幾次任務,才意識到縱然是神經如鋼鐵般堅毅的外勤特工,在危機四伏的環境中呆得久了,都會變得神經衰弱,甚至草木皆兵,因此對外勤人員進行及時的心理評估,發現問題,解決問題,才能不讓特工的心理問題影響到任務的執行乃至鑄成大錯。
“我只是拿薪水做事…”,賽琳娜道,“對你進行評估,有問題的時候及時開導,或者上報,又不會打打殺殺。”
“當然,你說得對…”,我哈哈笑道,“那麼你發現什麼問題了嗎?還是說等一周後才會提交報告?”
“問題自然是有…”賽琳娜皺眉道,“至少發現你這人十分自大,還喜歡刺激,而且,還很好色…”
“我們從見面到現在還不到24小時,你就給我下了這麼多評語,是不是太武斷了…”,我苦笑著說道。
“一點兒也不…”賽琳娜撇撇嘴道,“我穿著那麼乏味的西裝,你的眼神居然還能像刀子一樣看過來。絲毫不顧忌我們才第一次見面,對一個年輕的女士反複打量,後來又強迫我拿掉眼鏡和換上這種套裙,不是好色是什麼?”
“這可怪不得我!”,我笑道,“雖然昨天接你的時候,你只穿著簡單的套裝,戴著平光眼鏡,但這些又怎麼能擋住你的光彩,我只是讓你的美貌從多余的遮掩中顯露出來而已…”
“算了吧…說得好聽,我可告訴你,不要打歪主意…”賽琳娜橫了我一眼,警告道,眼角眉梢卻是遮不住的笑意。
“嗯?你怎麼知道我在打你的註意?”,我轉過頭,望著身旁美人的俏臉,目光從她套裙下高聳的酥胸前一閃而過,眼前忽然一亮,一輛鮮紅的法拉利從旁邊疾馳而過,駕車的也是個年輕女郎,她望了我們一眼,似是在嘲笑我的老款轎車。
山路狹窄,法拉利幾乎是貼著右側的車窗馳過,嚇得賽琳娜向我這邊一躲,我也得以看清那個女人的臉蛋,居然也是個相當動人的金發美女,眉修目明,嘴角帶著冷冽的微笑,讓我有種接近她就會有生命危險的錯覺。
目光的交錯只在瞬間,當我回過神來,只能看到法拉利的尾燈了。金發美人挑釁的眼神激起了我的好勝心,我將檔桿撥入手動位,叫了一聲“坐好了!”,一腳油門,V8引擎轟鳴起來,強大的扭矩驅動著車身向前撲去。
“我說,有必要開得這麼快嗎?”,賽琳娜捏了一下我的手臂,她很快意識到這是個相當親密的舉動,馬上縮回手去。
“快嗎?都被人家欺負到頭上來了啊!”,我沒看她,盯著前方的道路回答道,如此高速狀態下再分心就是找死了。
阿斯頓馬丁的外形雖然不像法拉利那麼囂張,但論跑車的底蘊卻是毫不遜色的,過了兩個彎,我就看到了前面的紅色車尾,我降了一個檔,緊隨在它後面,等待著直線超車的機會。
過了幾個彎,前面出現了一個不到兩百米的直線,旁邊就是萬丈深淵,若是強行超車是相當危險的事情,但我一向喜歡刺激,毫不猶豫地降到一檔,油門踩到了底。
直道的盡頭就在眼前,賽琳娜嚇得大叫起來,我已經強行超到了法拉利前面,擠入內彎,迫使它不得不降速了。
“雷鳴!快停下…你這是…”賽琳娜連聲尖叫,指甲死死地掐著我的手臂。
“我這是怎麼了?”我笑道,眼看前面到了山頂彎,我沒有打轉向,而是猛踩剎車,將法拉利讓了過去,那金發美女眼看再沒有機會和我分個高下,頗為不忿地橫了我一眼,揚長而去。
我將車子緩慢駛入觀景臺停車場最里側,開門下車,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,伸出手去,笑道:“下來透透氣嗎?”
賽琳娜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打開我的手,自己下了車,雙腳剛落地,只覺一陣眩暈,身子一晃,我忙趁勢攬住她纖腰,笑道:“還是呆在車里吧,後面寬敞些。”,說罷打開後排車門,輕輕一推,她就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寬大的座椅上。
我關好車門,從另一側坐進後排。老款的阿斯頓馬丁的後排十分寬敞,沒有任何起伏和遮擋,如沙發一般,此時我和賽琳娜坐在後排,車里安靜下來,只聽得到她略微急促的喘息聲。我聞著美人身上淡淡的香氛,陰莖早硬了起來。
“雷鳴…你…”,賽琳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開口道,呼吸間急劇起伏的高聳乳房看得我血脈賁張。
“賽琳娜,你想說什麼?”我笑道,手臂不經意地放在座椅背上,像是把塞麗娜的香肩摟在懷中一樣。
賽琳娜擡頭看了我一眼,沒有躲開,低聲道:“你該知道我是來為你做過去一個季度的心理狀況評估的吧?”
“當然,我又不是第一次做心理評估,只是之前一直在東亞區罷了,評估師都是亞裔女性罷了…”,我笑道。
“既然不是第一次…那麼,評估結果決定著你是不是可以繼續派駐,還是需要被召回,這你知道的吧?”塞麗娜問道。
“這我知道…”我點頭道。
“那你為什麼要這樣呢?”賽琳娜氣結道,“就因為對方是個漂亮的女人,就在山路上做危險駕駛?”
“哦,不會吧,賽琳娜,你莫非吃醋了?”,我嘻嘻笑道,“我們可剛認識不到一天啊,會不會太快了點兒?”
“天哪,雷鳴,你該有多自戀…”,賽琳娜忍不住翻了個白眼,以手扶額道:“法國男人都沒你這麼自戀…”
“直覺,直覺。”,我笑道,“我的直覺一向很準,就算那個金發美女沒你這樣氣質高雅,但你還是吃醋了。”
“好吧,隨你怎麼說好了…”,賽琳娜搖搖頭道,“我們快些回去吧,天都黑了…”
“賽琳娜,這里可是法國,有著世界上最浪漫的夜晚,你居然要早回去…”我不動聲色地向她靠近了一些。
“我要回去寫報告了…”,賽琳娜有些警覺地看著我,向後一躲,然而她身後就是車門,又能躲到哪里去。
“評估報告當然重要…”,我笑道,“但我認為評估應該是雙方的,否則太不公平,你說呢?”
“你什麼意思?”賽琳娜擡頭望著我道,“我才是心理評估師,你是被評估者,不要搞錯啊!”
“沒有搞錯,我昨天就大概評估過了,要不你穿著的這套裙裝會這麼合身?”,我笑著看向美女裙擺下露出的纖長美腿。
“你…你別胡說…我要走了…”,賽琳娜被我的眼神看得有些害怕,轉身就想開車門,我忙攬住了她的纖腰。
“賽琳娜,昨天我只是大概看了一下你的身材,所以我覺得需要更深入的評估,你說呢?”,我淫笑道,吻了下去。
賽琳娜終於意識到我把車子停得這麼靠里是不懷好意,然而已經晚了,她努力掙紮了幾下沒有掙脫,又羞又惱,叫道:“雷鳴…不要…別在這里…”
“這里確實委屈了點…我們先簡單交流一下,稍後回酒店了再深入交流…”,我不顧賽琳娜左躲右閃地掙紮,在她的面頰和脖頸上親吻,嘴唇不時碰到她的耳垂,使她渾身顫栗,白皙的臉蛋早紅了起來。
賽琳娜在我懷中掙紮了十幾秒,終於停下來大口喘息,我趁機猛地吻住了美人的紅唇,舌頭探入她口中,她驚怒不已,牙齒咬住了我的舌尖,我心知此時最為關鍵,也顧不得疼痛,一手緊緊抱著美人的細腰,一手將她的裙擺撩了起來。
年輕女子修長圓潤的雙腿暴露在我眼前,沒有一點多余的脂肪,白得耀眼,一眼望去,她薄薄的絲織內褲已經被愛液濕潤了呈半透明,遮擋不住那一叢柔軟的芳草,一抹嫣紅的縫隙也清晰可見,亮麗動人。
此時此景,我知道賽琳娜已經有些動情了,毫不猶豫地伸手到她腿間,隔著薄薄的布料按在了她最敏感的陰蒂上。賽琳娜悶哼一聲,放松了貝齒,我又將舌頭伸入她口中,挑逗著她的舌尖,她猶豫了一下,終於和我糾纏起來。
美人的回吻振奮著我的精神,我放平了寬大的座椅,壓在賽琳娜身上,手忙腳亂地解開褲鏈,釋放出脹到極點的粗大陰莖,雙手將她的雙腿向外分開,手指將她的內褲撥到一側,挺著陰莖湊了上去。
腿間傳來的熱度讓賽琳娜清醒過來,她睜開迷茫的美目,伸手想要阻擋我的陰莖,口中道:“不…別這樣…天哪…”
我看著身下美人花容失色的表情,心中大樂,她無疑是在摸到了我的陰莖之後,被我的尺寸嚇到了。
“別這樣?”,我淫笑道:“賽琳娜,你已經這麼濕了,居然告訴我別這樣,你當我是小孩子?”
說罷,我深吸一口氣,壓住美人的大腿,腰部用力向下,碩大的龜頭在她陰唇間停留了不到一秒,倏地沒了進去。
“噢…”,我和賽琳娜幾乎是同時叫了出來,我是因為方才賽車時激起的欲火得以發泄,她則是因為脹痛難當。
“雷…求求你…你慢點…”,賽琳娜的臉蛋上滿是紅暈,望著我道:“你已經如願了…可以溫柔一些嗎?”
“我以為西方女孩兒都喜歡激烈一些的性愛呢…”,我笑道,不動聲色地一挺腰,又深入了幾分。
“你混蛋…”,賽琳娜被我插得倒吸一口涼氣,咬牙切齒道,“哪個女孩子會喜歡強奸!”
“強奸?”,我淫笑道,“你濕成這樣,還敢說是我強奸你?”,說著解開她上身襯衣紐扣,將她的乳罩也拽開了。
我色瞇瞇地盯著賽琳娜的酥胸,陰莖又硬了幾分。昨天在車站接她的時候我就看出她樸素衣衫遮掩不住的曼妙身材,然而現在赤裸相對,才發現這個身材纖長的美女有著和她身材不太相稱的豐滿乳房,雪白碩大,乳尖卻是近乎膚色的淺粉,隨著她劇烈的呼吸而微微顫動,我心中火起,雙手伸出,握住了美人的豐乳用力揉捏,她嚶嚀一聲,淡粉色的乳頭挺了起來,我立刻低下頭含住,用力吸吮起來。
我用舌頭不斷在賽琳娜的乳尖上舔吸,撩撥,她嬌喘著,兩個乳頭很快就變得櫻桃般秀立。我對美人的豐乳愛不釋手,恨不得整個含進嘴里,直吻得她哀呼連連,忽然身子一緊,雪白的小腹抽搐起來,一股溫熱的愛液從花心深處流出,澆撒在我的陰莖上,浸得我渾身酥麻,差點就射了出來。
“這樣就能高潮…也太敏感了…”,我吐出了被我含到紅得發紫的乳頭,看著身下的美人道,她無力地瞪了我一眼。其實這也不怪賽琳娜,我玩過的女人接近百位數,禦女一道已是爐火純青,且不說乳房本就是女性除私處之外最敏感之處,再加上我的口舌之技看似簡單,然而何時用力,何時輕柔,何時猛吸,何時纏裹,其中奧妙無窮,只是我不自知罷了。
我也想早點回到酒店和賽琳娜恣意溫存,這山頂上的野合只是開胃甜酒而已,既然美人都被我玩到了一次高潮,那就再接再厲吧。想到這里,我抱住賽琳娜的纖腰,開始緩慢抽送陰莖,借著愛液的潤滑,我的抽插也漸漸順滑起來。
賽琳娜見事不可違,終於放棄了反抗的心思,緩緩扭動著纖腰,眼里蒙上了一層水霧,修長的雙腿努力張開,被撐得毫無血色的蜜穴口一點點將我的陰莖吞了進去,終於感到花心發脹,情知已被我插到了最深處,卻發覺還有一截在外面。
我只覺美人陰道中緊窄溫熱,舒爽無比,也不顧上她適應不適應,雙手抱住她翹臀,猛一挺腰,龜頭擠開了柔韌的宮頸,整根陰莖都插了進去,恥骨和美人的陰阜緊緊貼在了一起,再無一絲縫隙。
賽琳娜尖叫一聲,美目一翻,險些昏死過去。我喘息數次,待射意漸漸消退,感到陰莖在美人濕滑的蜜穴里泡了一會,莖身越發粗大了。賽琳娜喘息漸平,雖然花心深處依然脹痛不已,但也漸漸適應了我的尺寸,緊蹙的柳眉也松開了。
我見好就上,立刻握住美人顫抖的豐乳,開始快速抽插,速度越來越快,幹得她呻吟不已。車外漸漸下起了小雨,溫柔地敲打著車身,車內則是令人面紅心跳的男女交媾聲。
我握著賽琳娜纖細的腰肢,不知插了幾百下,只覺得美人的嬌呼聲越來越大,蜜穴也越來越緊,裹得陰莖舒服異常,我咬牙猛挺了上百次,賽琳娜終於到了緊要關頭,不顧羞恥地把翹臀不斷挺聳,嬌吟連連:“啊…啊…雷…我…不行了…要死了…”,話音未落,她嬌軀一顫,雪白的小腹抽搐起來,溫熱的愛液從子宮深處湧出,她的又被我幹到了高潮。
賽琳娜雖已是第二次被我玩到了高潮,但我還差一點火候。我不顧美人的哀求,抓起她圓潤光滑的美腿扛在肩上,用力向她豐盈的乳房壓下去,捧著雪白的翹臀,陰莖直插進去,龜頭刺入因為高潮而不斷收縮的宮頸,開始了最後的抽插。
賽琳娜修長的身子被我折成了對號型,她一低頭就能看到我的陰莖在她陰道中進出,粗大的莖身把她的蜜穴入口撐開到了極限,大量半透明的愛液隨著我的抽插流到了陰阜上,美人心驚之下,子宮再次收縮起來,她的第三次高潮到了。
我擡頭看看駕駛臺上的石英鐘,從我真的插入到賽琳娜達到兩次高潮,總共不到十分鐘。將一個剛見面不到24小時的大美女玩到因為連續高潮而而泣不成聲的美人,我的內心無比滿足,不再刻意壓抑精關,又猛插了幾次,在女體持續不斷的悸動中,把龜頭深深刺入她柔韌的宮頸,馬眼抵在子宮內壁上,粘稠滾燙的精液激射而出,燙得她哀叫出聲。
激烈的性交已近尾聲,雲收雨歇,我看著星眼如絲,四肢酸軟的賽琳娜,依依不舍地從她紅腫的蜜穴中拔出陰莖,大量愛液和精液的混合物立刻從她的陰唇間湧了出來,薄薄的內褲根本無法擋住,我忙拽過幾張紙巾給她,她劈手奪過我手中的紙巾盒,不再理我,我也不好多說,此刻安慰什麼的就太虛偽了,畢竟剛才占便宜的是我。
我整理好衣物,回到駕駛座,開車下山回酒店。一路上,從後視鏡看去,剛在我身下婉轉承歡的美人已穿好衣衫,靠在座椅上,目光望向車窗外,看不清她的神情,只有白皙臉蛋上漾起的紅暈證明著她方才經過了怎樣的激情性愛。
車子緩緩駛入四季酒店的貴賓停車場,我扶著賽琳娜下了車,她的雙腿還是有些酸軟,車子後座再寬敞也比不上床榻,加上方才的性愛如此激烈,因此美人縱然心有不甘,也只能任我半摟半抱地上了專用電梯。


下章預告: 我悄悄走到賽琳娜身後,只見她的電腦屏幕上的word文件上寫著:意誌堅定,有執行力,身體強壯…,忍不住問道:“你不是心理評估師嗎?怎麼還寫什麼身體強壯…”,賽琳娜被我嚇得跳了起來,臉蛋飛紅,將我推到一邊,轉身手忙腳亂地刪除那段話。我不依不饒地笑道:“你這可不專業了啊,就算是有切身體會,不該你寫的也不能寫!”,登時惹得美女又羞又怒,十指成爪,抓得我腰間青紫一片。